大唐詩歌中的齊魯文化

來源:本站| 作者:王皓淼| 瀏覽量:3785 [收藏]

2018年底,齊魯書社新出了一本關于唐詩的學術圖書——《唐代詩人的齊魯文化情結》。作者于年湖系山東大學中國古代文學專業教授,2007年曾在齊魯書社出版過《杜詩語言藝術研究》。此前于教授主要側重于從語言學的角度和方法研究古典文學,而這本新書則是側重于齊魯文化對唐詩的影響和唐詩對齊魯文化的弘揚——雖然這本新書依然飽含作者對杜甫的鐘愛。

盛世大唐的詩人們,他們的名字和他們的成就,已經鐫刻在中國文學史的豐碑上,我們如今只能從這些大詩人們留下的千古佳作中梳理出唐詩與齊魯文化的關聯。在本書第一章《唐代詩人與齊魯山水文化》,主要探討兩個問題:一是在漫游風氣盛行的唐代,詩人們或漫游齊魯、或仕宦齊魯,絲毫不吝筆墨贊美齊魯大地的山山水水;二是齊魯山水對眾多詩人們的人格塑造。比如講泰山和濟南,最有影響的作品是杜甫的“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和“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其實,這兩首詩都是贊美齊魯名勝,如果再往深層探索,則可隱見齊魯山水對于塑造“凌絕頂”之志的影響,亦可見后人對齊魯名賢的仰慕,

于是,在接下來的第二章,作者就研究了唐代詩人與齊魯圣賢文化。在這一章研究的詩作中,大多是對孔、孟、管、晏、墨子、諸葛的仰慕和贊美:追尼父,有“丈夫四方志,安可辭固窮”;慕亞圣,有“韋生堪繼相,孟子愿依鄰”;嘆管仲,則“??止荃U情,參差忽終老”;引晏嬰,則“橘性行應化,蓬心去不安”;論墨翟,如“撫琴兼愛竹,遙夜在湘沅”;贊武侯,如“功蓋三分國,名成八陣圖”。齊魯大地東臨大海、岱廟巍峨的氣派,不僅成就了當地的諸多圣賢,也影響了一代代的大唐詩人,而這些大唐詩人的作品對于人格精神的塑造也極其重要。

俗話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可是:大唐詩人不會復生,山水名勝有所改易,唯有齊魯文脈不曾斷絕,這便是全書第三章討論的主題——唐代詩人與齊魯文化精神。郭墨蘭主編的《齊魯文化》,將齊魯文化精神概括為剛健、愛國、救世、民本、人道、群體、創造精神六方面,作者進一步整合為愛國、仁愛、自強、革新四大方面。愛國名句,有“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愛君憂國去未能,白道青松了然在”、“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仁愛名句,有“邊庭流血成海水,武皇開邊意未已”、“我愿此水作平田,長使水夫不怨天”、“人憐巧語情雖重,鳥憶高飛意不同”、“莫厭瀟湘少人處,水多菰米岸莓苔”;自強名句,有“夜學曉不休,苦吟鬼神愁”、“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革新名句,有“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如此眾多的名句,都要歸因于齊魯文化的多元性和孔孟儒學的主體性,因而在一定意義上,齊魯文化也是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核心。

吸取民族文化精神、弘揚中華民族精神,這是當今創新性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前提和途徑,唐代的大詩人們為新時代的讀書人、愛書人、做書人做出了榜樣,這也是唐詩對齊魯文化的反哺。書圣王羲之在《蘭亭序》有這樣一句話:“后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后之覽者亦將有感于斯文。”我們今天傳承以唐詩為代表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要在傳承的基礎上不斷錦繡豐富和發展。

App導航

關注我們

聯系我們

總編室電話/0531-82098512

辦公室電話/0531-82098520

地址

山東省濟南市市中區英雄山路189號

Designed and built with all the love by 山東齊魯書社出版有限公司.版權所有(C)2015-2030盜版必究.魯ICP備09077670號-1
歡迎關注我社微信 關閉
微信公眾賬號:
qilushushe
老年人在家做手工赚钱吗 广东麻将牌型 网上棋牌怎么样 体育彩票广西11选5 一尾中特最准高手坛 高手、 快乐双彩全部开奖结果 德甲直播360直播 吉祥棋牌大全下载安 …? 北京赛车玩法 捕鱼大亨91版本下载 至尊棋牌安卓版